前来相助殷三丰追捕捕神的叶青鳞恰好遇到了正

发布时间:2018-08-17 01:47:23   编辑:盛世彩票网_盛世彩票网app_盛世彩票网手机版浏览人次:72

 当真是冤家路窄,不过捕神并不想落入殷三丰的手中。那薛浪刚将他从大牢里搭救出来,此刻又为自己引开了强敌不知生死,所以他还不能就这样束手就擒。于是,捕神向着
 
西边逃窜而去。
 
    殷三丰带人来到了厢房区,却是没有发现捕神的踪影。“给我四处搜!”
 
    随从们纷纷向四周的厢房奔去,却是没有人敢往中间的厢房闯入。
 
    “为什么不进去搜?”殷三丰指着面前的随从喝问道。
 
    “阁主,这,这间厢房是大夫人的住所,小人,小人不敢造次啊……”随从回应道。
 
    仔细一看,这间厢房的确是大夫人沈钰的住所。“一群废物,还得由老夫亲自动手。”说罢,殷三丰一脚踹开了房门,带着几名随从冲了进去。
 
    “啊……”沈钰失声尖叫着。这殷三丰也是没有想到此刻的沈钰正在浴桶之中沐浴。
 
    温液漫过凝脂肌肤,柔荑似雪,点水掠身。如描似削身材,怯雨羞云情意,举措多娇媚。如描似削身材,怯雨羞云情意。举措多娇媚。
 
    “老,老爷……”沈钰双手捂住了胸口,看着门前几名随从看呆了的眼神,充满了色意。
 
    殷三丰这才回过神来,随从在此的确是周多不便。“你们退出去,去别处仔细搜查!”
 
    听得殷三丰的吩咐,那几名随从这才依依不舍的退了出去。
 
    殷三丰缓步走近了浴桶,双眼凝视着裸身的沈钰。
 
    “老爷,奴家还在沐浴,还请老爷先行出去吧。”沈钰娇羞的说道。
 
    浴桶里撒满了玫瑰花瓣,漂浮在表面,遮盖了视线。“沈钰,老夫最恨的就是吃里扒外帮助外人的人!”
 
    话音刚落,殷三丰挥出右手向着浴桶狠抓一探,生生的拽出沈钰的一只白皙的手臂。
 
    沈钰被殷三丰的这一举动惊吓住了,“老爷,您这是作什么?”美目失色,沈钰的脸上布满了惶恐。
 
    这个结殷三丰的猜想完全不符。起初,殷三丰认为捕神身受重伤却能够这么快消失不见,或许会藏匿在沈钰的这个浴桶里。可是先前的一番试探无果,殷三丰便只能打消了这
 
个念想。
 
    “哼!你给我记住,老夫最恨吃里扒外的人。莫要让我知道你帮助外人,否则我会让你去阴间陪同天儿!”殷三丰冷喝道。
 
    沈钰还是头一次看到殷三丰如此大发雷霆,完全不知所措,呆然在浴桶之中。
 
    突然,殷三丰一手猛掐着沈钰的脖颈,愤然说道:“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与天儿的事情我已全然知晓,我不戳破全然是为了天儿。只要天儿高兴愿意,无论他做什么
 
我都不会过问一句。现在天儿走了,你日后就给我安分一些。否则,我让你去阴间陪天儿!”
 
    沈钰被殷三丰掐的脖子喘不过气来,两眼翻白,濒临了死亡。
 
    殷三丰猛然松开了手掌,愤然离去。这殷三丰刚刚迈出门去,房梁之上几滴血迹滴落下来。向上望去,原来捕神先前是躲在了房梁之上,这才躲过了殷三丰。
 
    身上的隐痛令得捕神难以支撑,飞身下跃,差点瘫倒在地。
 
    沈钰已经穿戴好了衣服,连忙上前搀扶捕神。“风大哥,你没事吧?”
 
    “没事,不过此番还是多亏了殷夫人了。”捕神拜谢道。
 
    沈钰似乎对于捕神的这番称呼并不大满意。“风大哥,还是叫我沈钰吧。”
 
    细细回想起来,三年前,捕神路过兴元,搭救了被山贼围困的沈钰。自那以后,捕神在沈钰的心里占据了很深的位置。可是捕神飘忽不定,没过多久便与沈钰拜别了,直到现
 
在方才见面。
 
    “此处也不安全,我也该离开了。”说罢,捕神转身欲要离去。
 
    猛然间,沈钰冲了上去,一把抱住了捕神。“风大哥,带我一起走好吗?我再也忍受不了殷三丰了,先前的一切你也看到了,再呆在这里我生不如死啊。只要你能够带我离开
 
这里,我愿意跟随你到天涯海角……”
 
    捕神明白这沈钰的心思,但是在看了她与殷天的禁忌偷情之后,他才发现原本善良单纯的那个沈钰已然不复存在了。他摊开了沈钰的双臂,挣脱了拥抱。“沈钰,我是个居无
 
定所之人,随时都会招来杀身之祸。你与我不是一路人,还是铸剑阁更加适合你……总之,此番多谢谢你了……”
 
    说罢,捕神掩门而去,消失在了沈钰的视线之中。
 
    沈钰的脸上泛起了愁怨,“难道这就是我的命运吗,喜欢的人得不到,要么离去要么死去,生不如死的日子我也过够了……”沈钰坐到化妆台前,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落泪无声
 
……
 
 第二十二章 逃离铸剑阁
 
    “贼厮哪里逃!”
 
    前来相助殷三丰追捕捕神的叶青鳞恰好遇到了正在逃窜的薛浪。
 
    那薛浪也不顾来者何人,当下双足轻点,发挥出全身劲数,自叶青鳞等人的头顶上飞窜而过。
 
    不料这一脚还未踩稳,却被身后飞来的两枚毒镖命中。
 
    叶青鳞嘴角微微上扬,手中紧握着一枚飞镖。自他手中抛出的飞镖,还很少有过失手。
 
    薛浪猛地一用力拔出了背后的两枚飞镖,飞镖上沾有黑色的血渍,看来这飞镖上的毒素已经开始在他的身体里蔓延开来了。
 
    叶青鳞连带着几名赏金杀手飞步而上。薛浪此刻已然陷入了他们几人的包围之中。
 
    “你这贼厮,究竟是何人?来到铸剑阁又有什么企图?”叶青鳞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