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这群大月国的臣民们平日里是精怪小说看多

发布时间:2018-05-25 17:52:09   编辑:盛世彩票网_盛世彩票网app_盛世彩票网手机版浏览人次:185

而年纪小到还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的狗娃,在得到了自家老爹的召唤之后,就开心的张开了双臂,从后边扑了过来。
 
    在跑过来的路上,还仍不忘记表达他的对自家爹爹的崇拜。
 
    “爹爹好棒,光用尿尿哨就能把坏人通通消灭光了。我家的爹爹要是真动起手来,大月国的军队都不是他的对手!”
 
    这莫名的信任,以及由衷的孺慕,是来自于血脉上的传承,更是来自于一个家庭对于他的爱意满满。
 
    这个在艰苦的环境中,从来不任性的哭闹,哪怕是吃着隔夜硬干的都掉渣的菜饼,也会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反倒翻过来安慰身旁的父母爷奶一般,说上一句:好吃,的顾狗娃。
 
    真是懂事的令人心疼。
 
    被顾狗娃奇怪的马屁拍的十分舒爽的顾铮,一把就接过了狗娃子的冲刺,双臂一个用劲,就将他举得高高。
 
    “爹爹带你骑大马去喽,等到将来你长大了,爹爹就把这一手驯马的本事传给咱们狗娃。”
 
    “真哒!爹爹真好!”一把回抱住了顾铮的狗娃子,用已经消瘦了不少的肥嘟嘟的小脸蛋,就凑向了顾铮已经布满了唏嘘胡茬的下巴。
 
    “咯咯咯,爹爹邋遢,扎扎的。”
 
    这爷俩笑闹着,氛围温馨的让周围的人都感觉暖暖的,嘴角总是忍不住的想要上翘。
 
    戳在一旁指挥着傻弟弟们架构马车的安大虎,此时突然就有一种想要将自己珍藏了多年的那半包香烟拿出来的冲动。
 
    朝着顾铮递过去,在烟雾缭绕中,聊上几句闲话,一解他也曾拥有过的,并为之魂牵梦绕的,属于家的温情。
 
    伤感的伤感,欢快的欢快,可惜美好的时光总是有那种不长眼的人过来打断。
 
    当五人组终于将大板车套到了两匹新加入的马匹身上的时候,那些在鞑子冲过来的时候,一见势头不妙,躲得比谁都机灵的属于先头部队的另外两方人马,就朝着顾铮这一行人的周围开始围了过来。
 
    在顾铮奇怪的眼神以及安家五虎开始防御的架势之下,还是镖师出身的林威远率先开了口。
 
    “顾壮士,安家五壮士,林某在此有礼啦。”
 
    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和五烈士一样的难受。
 
    但是不能失了礼数的顾铮还是回了一个礼:“有礼,不知林师傅前来所谓何事?”
 
 171 敢抢我?
 
    “呵呵,既然顾壮士问地直白,我等行走江湖之人也是喜欢和直来直往地人打交道,林某厚颜凑过来,却是因为顾壮士地的战利品,马匹而来。”
 
    “不知道顾家一行人有何打算,这八匹马匹又是怎么分配的?不知能否匀我镖局师傅们两匹马?不,一匹就行,我等可用银钱来交换。”
 
    哦,原来是想要买马啊,下意识的,顾铮就看向了自家媳妇和安家兄弟的方向,毕竟这些战利品的获得,并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劳。
 
    而在看到了身后的那一群人都微微的摇头,又莫名的点头之后,顾铮就更糊涂了。
 
    几个意思啊?
 
    当他朝着林威远抱歉的笑笑之后,就将头凑到了后面的人堆中。
 
    安家五兄弟有些羞赧的对顾铮小声说道:“我们五个人,只有仨个人会骑马,老四和老五,一个是天天睡觉,一个是天天犯懒,压根连马毛都没摸过。”
 
    “要不是我们三个在城里的牲畜市场干过短工,现如今一家人就没一个会骑那个玩意的。”
 
    “这马这么金贵的东西,不是所有的人都会骑的。反正先前的那匹瘦马都快被累死了,你再匀出来一匹,索性一起卖给那个林镖师算了。”
 
    “我看他们手中应该不差银钱,要知道俺们几个可是两手空空,咱们到了南方不也要重新置办家当不是?手中总应该”说到这里的安大虎将两根指头就捏起,搓了一搓,继续说道:“有点银钱好娶个婆娘,置房子置地啊!”
 
    既然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顾铮就明了了。
 
    他转过身来的再面对着林镖师的时候,也不多话,直接就朝着林威远招了招手,将两匹他挑出来的马儿牵到了路旁,和对方嘀咕了半天之后,就将马送到了对方的手中。
 
    待到林威远再次返回来的时候,顾铮的怀中就多了一个分量不轻的褡裢。
 
    “搞定,林师傅合作愉快!”
 
    “多谢!我们先行一步,如果有缘,扬城再见!”
 
    比顾铮更急着与镖局中的其他人汇合的林威远,就一拱手,领着他身后的几位镖师,消失在了现如今渐渐平静下来的幸存队伍之后。
 
    看着对方的身影消失了,顾铮一掂膀上的干货,朝着殷切期盼的一行人一咧嘴:“咱们也走着?边走边说?”
 
    “好嘞!”
 
    这板车上的安家三哥刚准备一挥鞭子,率先出发呢,他们由两匹马同时拉起来的巨型板车的前方的毕竟之路,就被人给堵上喽。
 
    “你们找死啊!这么大的车看不见啊!”
 
    脾气并不怎么好的安三虎直接就骂了起来。
 
    而那个为了阻拦他们行进的脚步,就差躺在土路上的另外一拨人马的领头人,则是将嘴中叼着的一根小枯枝,呸的一口,吐在了地上。
 
    “怎么着?现如今有了靠山就抖起来了,连人都不认了?安三虎?”
 
    “这又不是想当初你看到爷爷我的时候,一口一个唐爷爷叫着的时候了?”
 
    这个拽到二五八万,在他翻身从地上坐起来的时候,他身后的跟班就自发的对站在他的身后,为他造着声势。
 
    而这个人,正是济南城中的唐爷,手握半个城内的赌场保安事业的大混混。
 
    他在发家之前,和安家兄弟们的成长史基本相同,但是他有一点要比安家兄弟强的地方,那就是审时度势,选准主子,在这方面他唐爷可是眼光准的很。
 
    原本他们围上来的时候,只是想着看看这几个人到底牛在哪里,这就能赤手空拳的灭了一个鞑子的小队。
 
    可是在看到了林威远牵走了对方两匹马之后,他唐三才,也就坐不住了。
 
    马啊,在那个世界中等同于一辆桑塔纳的座驾,是居家旅行,逃跑保命的首选啊。
 
    既然刚才林威远那个小子能从顾家这一伙人中搞到两匹马,那他这个身份同样贵重,在黑道上也算是自成势力的唐三才,怎么也要和林威远搞到一样数量的马匹吧?
 
    没成想,他在旁边围了半天了,对方光顾着和林威远那个假正经讨价还价了,愣是连一根眼毛也没有分给他。
 
    不光如此,还把他直接当成了空气,这就打算绕过他一行人,出发了!
 
    是可忍叔不可忍啊!
 
    一激动,很久没用上的街头碰瓷,就被唐三才给运用出来了。
 
    你别说,还真是管用,直接把他们堵住了。
 
    可是接下来的剧本,就开始画风突变,完全就不是唐三才能够控制的住的了。
 
    只见顾铮在看到了唐三才出来叫板之后,只是突然的一举右手,在这个动作做完之后,顾家老爹娘就抱着狗娃规规矩矩的坐在了大板车上,就靠在了三虎的后边。
 
    然后顾铮在唐三才莫名的眼神之中,突然又举起了左手,随着这个动作而来的是安家几个兄弟,包括张凤仪一起,分别爬上了剩下的那三匹马的马背。
 
    待到顾铮将两个高举的手臂缓缓的放下的时候,他就朝着路边因为林威远的离开而空出来的地方一拱手,朝着唐三才一行人说道:“万事好商量,请唐老板借一步说话!”
 
    刚因为顾铮那一系列动作而莫名紧张的唐三才,在听到了顾铮此时的话语之后,就不由的放松了起来。
 
    “嘿嘿,顾兄弟果然是个场面人,有什么事情不都是有商有量的来吗?你放心,我和那林小子的目的一样,兄弟我也是不会亏了你的。”
 
    虽然我现在手头不趁钱,但是等唐爷我将来发达了,肯定会还的啊。
 
    唐三才心中做着美梦呢,这脚步不自觉的就挪到了路边,不巧,就把大路给让了出来。
 
    而看到了如此的时机,顾铮不可能放过,他的脸上露出了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用周围所有的人都能听的十分明白的声音大吼了一声:“驾!”
 
    这就犹如是一个信号一般,让这十个人的小组合就各司其职,在众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将身下的坐骑就给赶了起来。
 
 172 被知晓了(痕迹空无堂主加更)
 
    马儿嘶鸣,蹄敲阵阵,只不过是一阵风刮过的工夫,顾家的一行人在顾铮一个漂亮的翻身上马,跃上了张凤仪的背后,双腿一夹,驾马而去的率领之下,就一同的驾马跑动起来,须臾就消失在了还没反应过来的唐爷众兄弟的面前。
 
    待到他们身后的尘土落下,再次归于平静的时候,仿佛受到了人生中最大的打击的唐三才,就下意识的抖搂了一下满头的黄沙,朝着顾铮远去的方向恶狠狠的啐了一口唾沫:“顾铮!顾大老实!我唐爷爷记住你咯!”
 
    可惜这样的事后威胁,压根就影响不了顾铮此时的好心情,他们从一开始形同赤贫一般的小可怜,已经顺利的上升成为了可以豪华出行的有车一族。
 
    这剩下的到扬城的二百里的路程,只需要四五天的工夫,就应该能够赶到了。
 
    看着背后的相公心情大好的样子,坐在马背前端,被高速奔跑的风吹散了乱发,也吹乱了心情的张凤仪就问出了它心中的疑问。
 
    “孩子他爹,俺怎么跟着你这么久了,咋还不知道你还有这一手控马的好本事呢?”
 
    被张凤仪问的一愣的顾铮,却是须臾间就想好了说辞:“媳妇,你忘了我抗扁担沿街卖面之前,是在哪里做学徒了?”
 
    “同大商号,那个一车货都用两匹马来拉的晋商的商号!”
 
    “没错,你相公我就是里边负责洗马的小伙计,是一个好心的老爷爷教我的控马术。”
 
    “可惜那边的东家太抠,学徒只包食宿,不发工钱的。”
 
    “我这一想,咱的年龄都那么大了,就算是性格再怎么好欺负,也是个要撑起家的爷们不是?”
 
    “更何况,不出来讨生活,又怎么能认识的了你张凤仪呢,而你又怎么会因为我下的一碗面,而看上我呢?”
 
    “这可是姻缘天注定啊,你我注定有缘。”
 
    被顾铮情真意切的话语说的都有点不好意思的张凤仪,就拿胳膊肘往后趸了一把,有点不好意思的嘟囔到:“死相,自打这鞑子打进来了,你这嘴是越来越油滑了。难道是被吓开窍了?”
 
    在张凤仪的身后,被她的大力一顶,差点没岔气翻下马的顾铮,则是一边龇牙咧嘴,一边还不忘记在心中为自己的急智比了一个v。
 
    果然老爷爷的梗,在什么时候都是管用的。
 
    ……
 
    逃难的路途再一次的变成了一片平坦,与顾铮一行人的顺风顺水不同,被落下了脚程的唐三才,则是开始走了霉运。
 
    现如今的青鞑子部落,总人口数也不过是几十万的样子,而他们号称的十万精兵,那每一个都是很金贵的。
 
    这些无往不利的游击小队们,从来还没有像承麟这只小队一般,一消失就是一天一夜的情况。
 
    而他们的直属头领,负责侦查方面的大队长,则是察觉到了其中的异状,直接就将他下属的其他五个小分队给派了出去,在承麟他们小队最后一次出任务的地界中,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
 
    这一找人不要紧,又碰上与顾铮逃出济城的同一拨逃难的队伍,而人群中的唐三才这一波看起来颇为人强马壮的组合,就受到了青鞑子的重点关照。
 
    好家伙,这群曾经在济城中横行的如同螃蟹一般的人物,现如今是被人撵的是鸡飞狗跳,窜逃的连裤子掉了都没功夫提。
 
    可是他们这群人越是这样吧,反倒是越引起了这群鞑子们的兴趣。
 
    这多好玩啊,鲁地的人都快被他们给杀光了,到临了,反倒是碰到这么一群油滑的如同泥鳅一般的人物。
 
    愣是凭借着对周围地形和环境的熟悉,和他们的追铺小分队斗智斗勇的周旋了三天。
 
    被激起来兴味的鞑子们,直接就发动了他们的总攻。
 
  他们对于战争的敏锐触感,他们同胞的失踪,肯定与这群人有一定的关系的。
 
    就算没有,那也一定是知道点什么。
 
    待到鞑子们真正的认真之后,这些本就是乌合之众的混混成员,终是被冲击的四分五散。
 
    自从在路上发现了鞑子们的追踪之后,作为这群人的领头者唐三才,就在第一天的晚上,用一块脏的都看不出原本成色的布头,将自己的身上华丽的短打衣服替换了下来。
    这到底是救了他一条命,在他突然失踪的第二天,他的那群小弟们,就一个不漏的被鞑子们给抓了起来。
 
    “说吧,最近有没有见过一队我们的勇士的侦察队从这里经过?”
 
    “如果有谁对此事有印象的,并且能告诉我们头领,那队人马去哪里的,我可以承诺,饶他一条小命。”
 
    这群小混混们被抓之后,看着一个个长的群魔乱舞的青鞑子们朝着他们狞笑着,原以为小命不保,谁成想,事情竟然还能有如此的转机。
 
    这一个个的,立刻争先恐后的将那天曾经亲眼目睹的颇为震撼的,顾铮一行人与一对鞑子骑兵对抗的过程,给七嘴八舌的描述给了青鞑子的这群人听了。
 
    而作为承麟小队的直属上司,慕课扎哈在听完了这般奇异的事件之后,就与围在他周围的队众们面面相觑了起来。
 
    这是骗鬼的吧?
 
    啥?口哨御敌,一个娘们以一敌五?
 
    飞石如飞镖?凭空出利刃?
 
    你们这群大月国的臣民们平日里是精怪小说看多了吧,你咋不说是仙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