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司宇长长的叹息了一声话语之中多了几自己的

发布时间:2018-07-23 16:44:37   编辑:盛世彩票网_盛世彩票网app_盛世彩票网手机版浏览人次:115

 “那不是正常的吗?莫阿姨才会更加担心你呢,你这腿伤若是不养好,万一落下什么病根可怎么办?”唐悦将莫阿姨扯了过来。
 
    莫司宇目光灼灼的望着她,问:“你不担心我?”
 
    唐悦还没开口,他的下一句话,又来了,道:“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
 
    “我……”唐悦抬起头,撞入那乌黑深邃的眼睛里,违心的话,却是再也说不出来,他的瞳孔黑溜溜的,瞳孔里,倒映着她的影子。
 
 第147章 绝对是故意的(五更)
 
    从病房里出来,唐悦慢步走回去,一想着明天不用来送饭了,心里却是空落落的。
 
    这几天,虽然叔帮忙送了两天,但一想到她做的菜,能够让莫司宇吃,她的心情,就会特别特别的好。
 
    哪怕不是她来送,她也能因为这事,而高兴一整天,哪怕晚上要多花费一些时间来画服装厂需要的设计图稿,她都精神溢溢的,一点都不觉得累。
 
    “悦,你这是怎么了?”唐明礼打趣道:“是不是今天的饭不够?”
 
    “不是啊,明天不用送饭了。”唐悦将饭盒放到柜台上。
 
    唐明礼问:“为什么?他的伤应该不能出院吧。”
 
    “好像是去江市有什么事情,我也不大清楚。”唐悦不确定的着,莫司宇也只讲了一个大概的,并没有详细明,因此,她也是懵的,完全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他身上带着伤,难道去江市还有什么事情?要出任务,还是和身子有关?
 
    莫司宇的身子,一天比一天好,应该不是和身体有关,那就是要出任务?
 
    可是他身上的伤还没好呢,就让他去出任务,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不用送饭,那不是好事吗?”唐明礼兴冲冲的道:“对了,悦,今天厂房里粉刷的差不多了,我们等会过去看看,过几天这缝纫机也就到了,你,我们是不是该招人了?”
 
    “好。”唐悦应声,随即翻了一个白眼道:“叔,你现在才想到招人,会不会晚了?”
 
    “呵呵。”唐明礼尴尬的笑着,这不是一直忙起来,就没来得及想这事。
 
    “我已经让军四处发了广告,等到三天后,肯定会有很多人来应聘的。”唐悦在这一点上,卖了一个关子。
 
    发广告的事情,也就是临时起意,真要一个一个的,那谁知道到什么时候,因此呢,唐悦就让唐军和他同学,在各个镇上,还有县里都贴了广告。
 
    大意上也就是,明月服装厂开厂之后,需要会缝纫机的女工,每个月最少能拿五十块钱。
 
    这样一,只怕那些会缝纫的人,肯定会想来做事的。
 
    唐明礼听到五十块钱的时候,不由的道:“悦,这么多人,一个人五十,那发工资……”
 
    “叔,今年的工资,都涨了不少,你想啊,若是工资少,你会去做吗?”唐悦反问着,再加上她找的都是熟手,五十块钱一个月,她都觉得捡了大便宜。
 
    “嗯,那倒是,不过,我们一次做这么多衣服,能卖的出去吗?”唐明礼事到临头了,才开始担忧了起来。
 
    望江县卖的衣服,倒是不错,但若是一百来号人一起做,那一天就是百来件衣服,甚至不上,这能卖的出去吗?
 
    “只要衣服好,就不愁卖不出去。”唐悦早就已经想好了,她看着唐明礼那担忧的模样,解释道:“我们做好的衣服呢,就搭车送到江市去卖,就是那些去江市进货的货车,去的时候,可都是空车,我们让他们帮忙带货,出一点钱的话,人家肯定会愿意的。”
 
    “望江县人虽然不多,但江市的人多啊,别一天一百件了,就是一天一千件,也销的了。”唐悦后面没的是,她现在不担心卖不出去,就担心,这一百多号人做的衣服,不够卖。
 
    往后,她打算走代理商的模式,工厂批发衣服出去,虽然利润比自己卖少,但薄利多销的情况下,利润也是十分可观的。
 
    趁着现在有时间,唐悦干脆细细和唐明礼解释了一下她未来的销售模式,还有她心中大致的设想。
 
    唐明礼先前的担忧一扫而空,剩下的,便只是壮志雄心了。
 
    唐悦抿了一口水,心底是满满的高兴,叔在糊里糊涂的情况下,就能够这么信任她,下决定贷款十万块,又是特意去深市进布料,进机器之类的,这样的一份信任,她无以为报。
 
    她唯一能做的便是,让服装厂越做越大,越做越繁荣。
 
    江市。
 
    莫司宇和秦怀安到达江市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秦怀安要吃饭,莫司宇睨了他一眼道:“先去这里。”
 
    莫司宇指了指地图上的位置。
 
    秦怀安二话不,开车着就带着莫司宇去了图中的位置,莫司宇穿着病号服,坐在桑塔娜里,怎么都有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但奇迹的是,这样的画面,看着反而有一种诡异的和谐。
 
    秦怀安穿着一身便服,依着莫司宇手指的位置,到了一们村庄,村庄每热闹,正是几个镇上交界的位置,傍晚时分,乘凉的人特别的多。
 
    还有一点,这个村庄也是唯一一个外来人员多的村庄,这村庄,四通八达的,不仅连接着各个镇,更有几个型的煤矿,煤矿上的人,离这个村子最近。
 
    “莫队,这地方,太显眼了,他会躲在这里?”秦怀安总觉得不相信,这地方,他们穿着便宜都不知道来过多少次了,但是呢,却没有半点的收获,外来人员虽然多,但是来来往往的,好像也没有特别陌生的面孔。
 
    “你去江市请一个马戏团过来。”莫司宇。
 
    秦怀安瞪圆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莫司宇,反问道:“莫队,现在去请一个马戏团过来?”
 
    “做不到?”莫司宇反问。
 
    秦怀安摇头道:“那我现在开车过去。”
 
    “车停在这里,你走路去隔壁的村子,花钱去请。”
 
    莫司宇开口,摊开手中的地图,指着二十公里外的村子着。
 
    “……”秦怀安看着那鸟不生蛋的村子,他十分怀疑,莫队是不是故意整他的。
 
    莫司宇似看穿了他心中的想法,他幽幽的道:“要不要抓人,就看你去不去了。”
 
    莫司宇双手交叠着放在身前,乌漆的眸子望着这热闹的村子。
 
    “这……”秦怀安最终还是跑步去莫司宇指的村子,可恶的是,那村子鸟不生蛋不,还要翻山越岭,这大晚上的,一个人翻着陌生的山岭,他的心底,还真是有点发毛。
 
    lt;cssadhtl
 
 第148章 白跑了
 
    不对啊,不是去江市吗?
 
    怎么跑去鸟不生蛋的村子里?
 
    秦怀安跑出了一公里,脑子里便觉得这事情怎么都觉得不对,然,莫队给他们吩咐过的事情,他本能的去相信,于是,秦怀安如一阵风似的,从村头,跑到村尾,再朝着莫司宇指定的村子跑去。
 
    一路翻山越岭,秦怀安一路埋头朝着那村子走,完全不知道,先前他们所在的村子,在他走后没多少时间,就已经炸开锅了。
 
    莫司宇拿了十块钱出来,雇了村子里的十个人,开始去附近各个村子散发着消息了,大致意思就是,村子里,马上就会有马戏团的表演了。
 
    夜幕降下,村子里,因为即将要有马戏团来的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飞向村子里的每一个角落。
 
    八七年,不像后世那般,有这么多的娱乐活动。
 
    别是马戏团的过来了,就是村子里要放一场电影,只怕附近十里八村的村民,都要早早的就过来观看了。
 
    虽然村子里,连马戏团的影子都没有,又是晚上,这个消息怎么听着都让人觉得悬之又悬,可是那些人的有鼻子有眼的,顿时,那些不相信的人,也开始朝着村子里聚集了起来。
 
    莫司宇穿着病号服坐在车上,就像是在等人一样。
 
    不管村子里多热闹,对于莫司来,就像是与他无关一样。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村子里的人都开始四处寻找着马戏团的影子在哪里呢,有人一会在这里,一会在那里,随着村子里的人,越聚越多。
 
    离的这村子最近的人,都已经到了,四处找了一圈,没有人,顿时都骂骂咧咧的。
 
    半个时后,真有一辆马戏团的车开进了村子,那些骂骂咧咧的人,顿时就激动了起来,原本都打算走了,如今,他们庆幸着没走。
 
    马戏团的车停在村子里最宽敞的空地上,虽然只有一辆车,但车上贴着那马戏团的标语和广告,也让他们激动不已。
 
    四轮子的车,平日村子里见的并不算多,但也不少,虽然这马戏团一辆车来,是单薄了一点,但他们想着,不准这是马戏团呢,也就没有在意这么多。
 
    不一会,车停下来,打开了,震耳欲聋的音乐响了起来,搭起了舞台,哪怕还没有开始表演,围着舞台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了。
 
    的村子里,顿时就被音乐充满着,人声鼎沸,村子里,似乎在瞬间,就焕发了勃勃的生机。
 
    “你不是村子里的人吧?”有一个男子站在桑塔娜车前,看着穿着病号服的莫司宇,疑惑的询问着。
 
    莫司宇抬头,冷峻的脸庞,顿时就变的虚弱,他靠着椅子,平日里的冷漠全部都敛了起来,那一双乌漆的眼睛,也少了往日的凌厉,他有气无力的道:“我病了,我弟弟听这里有马戏团,就带着我过来,可谁知道,到了这里,我弟弟都去看马戏了。”
 
    夜色下,莫司宇故意放弱的气势,再加上一身病号服坐在车里,仅凭着微弱的月光,莫司宇看着就像是一个被遗弃的孩子。
 
    “那你怎么不去看马戏呢?”男子继续追问着。
 
    “唉。”
 
    莫司宇长长的叹息了一声,话语之中,多了几分惋惜,他捶着自己的腿,道:“你看,我这条腿肿成这样,想走路都走不了,你,我怎么去?”
 
    “我弟弟,他看了马戏,再回来讲给我听。”莫司宇着,兴奋的反问道:“你不去看马戏怎么在这里站着呢我听着那里放的音乐,恨不得自己的腿能好了,再去看马戏呢。”
 
    “看啊,我就是看着你一个人,才过来问问。”男子着,目光朝着莫司宇车里探了探,问:“你一个人在这里不害怕吗?”
 
    “有什么怕的?村子里都是纯朴的村民,我就算看不到,但能听到声音,也感觉高兴了。”莫司宇天真的语气,再加上他一身的病号服,给人一种弱者的感觉。
 
    “你真可怜。”男子着,一双眼睛不停的朝着马戏演出的方向张望着,他着急看马戏,一会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莫司宇眸子半眯了起来,男子钻进了村子里,很快就消失不见了,他靠着椅背,似乎在认真听着马戏播放的声音。
 
    不多时,一道黑影洒落在他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