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趁着鞑子人手不足,四处抓反抗者的空隙中

发布时间:2018-05-25 17:29:44   编辑:盛世彩票网_盛世彩票网app_盛世彩票网手机版浏览人次:93

 
    因为顾铮的引导,这行进起来就颇有点章法了,再加上后加入的膘肥体壮的马儿的拉载,竟然让顾铮他们一行人用了大半天的时间,在日头就快要落下,难民们都开始安营扎寨的准备休息的时候,就已经赶到了济城朝南进
    ‘嘭!’
 
 
    ”
 
    看
    密的捆绑着的铎多,则是一指自家的小弟弟,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回到:“你上边的弟弟呢,口中是答应了,可是我这下边的弟弟,它是不是的要抗议啊。”
 
    “嘻嘻嘻,大哥,这个咱们再议。”嬉皮笑脸了不过一瞬的铎多,脸上立刻就带上了扭曲愤怒之色。
 
    “不过你要答应我,往南打过去的时候,但凡碰上大月国的暴民,就给我全部宰了,一个都别放过喽。”
 
    “这里边九成九的有把我的腿搞成这般模样的混蛋,以及那个颇为烈性的小贱人。”
 
    “哎,哥哥,你别说啊,那男人的婆娘,粗是粗了点,可是这脾气是真的烈性啊,力气看起来也大,就不知道在床上是何等的滋味了。”
 
    三句不离女人的弟弟,衮而多也真是服了,为了安抚这个暴脾气,这等无伤大雅的要求,他自然是点头应了。
 
    “这个不用你说,也本就是我的目的,大月国的人也太多了点,伤了我弟弟之人,我衮而多又怎么能够轻易的放过?”
 
    “你和我详细的说说那个人的模样,年龄几何,有何特征,我也好让正白旗的兄弟们在南下的路上注意一下。”
 
    一听到自家的亲哥允了,铎多的劲头就来了,他好歹也知道点冷热,用毡毯将下身一搭,就给亲哥描绘起他对顾铮的印象了。
 
    “那个人吧,年龄不算大,二十啷当岁,长的吧,普普通通,个头吧,倒是挺高大的。”
 
    好嘛,你这是仔细的形容吗?
 
    “哎,总是就是个人样,太普通了,可是我跟你说啊,他的那个娘们,长的可有意思了。”
 
    “粗手大脚的,身材高挑,得有我齐眉的高度了,那肩膀宽厚,可是腰细啊。”
 
    “估计是个练家子,那大腿梆梆的笔直有劲,估计一抬腿能举到头顶。”
 
    “哎,哥我跟你说,那眉眼也粗,可是组合到一起,怎么看都透着爽朗,别提多舒服了。”
 
    “哎?哥,亲哥,你咋走了?哎你回来啊,我这还没描述完呢。”
 
    但凡让他弟弟描述个人物,到最后都能转到女人的身上,懒得再听后边的能长达一个时辰的关于女人体貌特征的描述,衮而多一甩袖子就走出了房间。
 
    至于那个让他弟弟马失前蹄的男人,在这个心中都是大事的男人的心中,根本不足为据。
 
    出于一个哥哥对于弟弟的关心,衮而多也只是和自己的亲卫交代了一声,就转头回到了他的临时的书房。
 
    这个勤勉的将军,可与他那略显混蛋的弟弟不同。
 
    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南攻最高指挥官给关注过了的顾铮,现在正和最后一个栗蓬搏斗着呢。
 
    当他揉着因为长时间的低头而有些酸的脖颈,将头再一次的抬起来的时候,野外的露营地内,已经迎来了属于第二天的曙光。
 
    睡的并不很死的张凤仪,蹑手蹑脚的从板车上下来,伸展了一下因为地方限制而睡的有些僵硬的腿脚,就很自然的来到了顾铮的身边,将他手中的东西接了过来。
 
    “你去靠着打会盹,我估摸着大部队要行进还得一个时辰的功夫,这里交给我来。”
 
    也不跟她客气的顾铮,起得身来,就十分安静的靠在了车边,眯了不过片晌,就听到了一阵嘈杂的声音从队伍的后方传来。
 
    竟是一队比他们这些先行者更加狼狈,甚至有些惨烈的济城人。
 
    而在清晨中早起的一些好事者,则跟着这些仿佛是被吓破了胆的民众们,边走边聊了起来。
 
    “你们这是怎么了?是后边的队伍出了什么状况了吗?”
 
    “鞑子的军队又进了?不会那么快吧?偌大的济城,难道他们不打算修养停留几天吗?”
 
    而那些被拽住询问的济城人,有些则崩溃的大哭起来,扯掉拉拽着他们衣角的手,反倒是加快了步伐朝着南面的大路不管不顾的奔跑了起来。
 
    而有些则是有些木然的停下,朝着身边问询的人不停的重复着一句话:“不是人啊,鞑子不是人啊!”
 
    这都是怎么了?
 
    当前头部队的人都赶到茫然的时候,终是有一个胆大的后来者,磕磕巴巴的说出了他们蜂拥逃窜的缘由。
 
    “鞑子的大部队来了济城,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原想着不会遭多大的灾,这些年鞑子来抢的次数还少了吗?”
 
    “可是谁成想,这一次的不同,他们这是不打算给我们大月国的人留活路了,竟然是在城内开始实行什么剃头令。”
 
    “说是从今儿个起,济城就被他们正式接管了,在里边的人都要剃鞑子的式,以示做是对他们鞑子的臣服。”
 
    “这是什么道理,身体肤受之父母,大月国多年的孝道,就被这群野蛮人给毁了啊!”
 
    “这一法令一经颁布,还不给人一个适应的缓冲,那青鞑子的头领就下了格杀勿论的命令。”
 
    “济城内现如今是哀鸿遍野,血流成河,简直就是人间惨剧。让人无法正眼看下去了。”
 
    “我们这些后逃出的幸运儿,都是趁着鞑子人手不足,四处抓反抗者的空隙中,利用城内的隐蔽通道死里逃生的。”
 
    “别怪他们行事无状,这都是被青鞑子给吓惨了啊!”8
 
 167 混的最惨的末世灵魂
 
    站在人群之后,自打这群人出现就再也睡不着的顾铮,默默的听着众人分享着他们所带来的最新的消息,在得到了他想要了解的情报之后,顾铮就一句话不说,退到了自家的行李车边。???
 
    敲醒了在车上半睡半醒来的二老,默默的给睡眼惺忪的儿子把了一个尿之后,就朝着自家婆娘的方向喊了一句。
 
    “饭煮得了吗?”
 
    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张凤仪将柴火上烧了许久的大锅一抬,就朝着顾家人的方向点了点头:“蒸好了!我今天做的都是干食,咱们可以边走边吃。”
 
    就像是专门为这场即将到来的灾难预警一般,张凤仪这饭准备的恰到好处,就让他们又多出了不少的逃命的时间。
 
    看着每人手中还烫的饼子,顾家的老老小小也顾不得将它揣进怀里那短暂的舒服,连还在懵懂年纪中的顾狗娃都安静了下来,随着因为这些后来人的出现而开始再次滚滚前行缓慢蠕动的队伍,一起出了起来。
 
    不过,这一路上的氛围,却是更加的压抑了起来,原本还算得上吵闹的迁徙路程,莫名的也跟着沉闷了几分。
 
    就算是在这般的情况之下,顾铮也没有放松了警惕,因为他现距离他们十几米的地方,或左或右,又或是后方,总是能看到几张长的颇为相似的面庞,在默默的尾随着他们这一家人。
 
    看到这里,顾铮就小声的给家中人提了一个醒,却在老爹和老妈的了然的眼神中,把这一小股尾随他们的不明敌我的哥们儿,给了解了一个透彻。
 
    “哦,是安家的五兄弟啊,都是脑子有点问题的可怜人,不用太过担心。”
 
    “也是,儿啊,你是见天的在后厨待的都快待木了,你忘了当初安大虎他们哥几个连续来咱们小面馆吃了三天的白食,最后被你媳妇给赶跑的事了?”
 
    真不记得,谁会把那么无聊的记忆翻出来看啊。
 
    得到了确切答案的顾铮放下心来,可是那五兄弟却好像没打算放过这一家人似得,这就死皮赖脸的凑了上来。
 
    “顾大叔,大娘,顾大哥,顾大嫂,狗娃大侄子,你们好啊?”
 
    看着舔着脸凑上来的安五虎,张凤仪只是送给他了一个白眼。
 
    谁成想打蛇上棍的他们一个个的反倒是更加无耻的凑了过来,朝着她开始分给顾家人的作为早餐的饼子,垂涎欲滴了起来。
 
    “好香啊,嫂子。俺们好久都没吃上新鲜的面食了,能赏给俺们兄弟一口吃的吗?”
 
    “不白吃,你看,昨天打来的兔子,都没舍得下到俺们兄弟的肚子里,就留着和你家换饼吃呢。”
 
    知道顾家原本是干嘛的,他们这就是盯上了顾铮的手艺了。
 
    而随着安家兄弟的围拢,属于顾铮的自带的警报器,也开始疯狂的‘滴滴滴’的预起了警来。
 
    瞬间得到了提示的顾铮,猛地就将头转向了安大虎的方向,果不其然,在对方的头顶,顾铮就看到了那个颇为熟悉的红色的箭头。
 
    ‘警告,警告,现非本世界灵魂。’
 
    ‘警告,再次警告,现非系统空间一枚。数据开始分析,扫描系统功能开启。’
 
    一贯装作不以及求生意志力等各方面分析,该灵魂应为衰败世界晚期灵魂,其不当的行为可能为这个世界所造成的危害,暂时评定为s级。’
 
    ‘请人物委托者,仔细观察分析,一经现其有危险行为,建议就地灭杀。’
 
    这是连辩驳的机会都不给啊。
 
    不以为意的顾铮,继续往下看着,就看到了让他最为感兴趣的那一部分内容。
 
    ‘灵魂体自带空间一枚,非机械或系统附属品,属于异界能力中的一种,其能量体系与系统分类不融合,亦不可以被现实世界的委托者所吸收再利用。’
 
    ‘基于系统的无能为力,特将该空间的三维图像扫描展示给任务者一览,以免你不满意打我。’
 
    前面的分析很是书面,最后一句话纯属笑忘书自己替自己的辩白了。
 
    这货为了怕挨揍,竟然将现如今的安大虎,就差扒光了给顾铮观看了。
 
    并没有说话的顾铮,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看着黄光所坦露出来的三维立体图案,那个一平米多见方的空间内的东西,就这般赤条条的出现在了顾铮的眼前。
 
    打火机,消防斧,快要喝空了的矿泉水瓶子,一包皱皱巴巴的香烟,一身脏的快要看不出原本颜色的羽绒服,再加上一台在顾铮看来都是老古董的电脑+手机的标配,让他这个混迹在乱世世界中的人都要不由的叹上一口气。
 
    这哥们混的够惨的啊。
 
    在照射出了这些如同垃圾一般的东西之后,连笑忘书都无语了起来。
 
    它默默的把前期分析出来的‘危险人物’的标签,就从现如今的安大虎的身上给抹了下去。
 
    在末世的那种残酷的环境下,只带着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穿过来的人物,他不会是饿死的吧?
 
    不得不说,有时候真相就是这样的残酷。
 
    不再去关注安大虎的顾铮,就将放空的眼神给收了回来,而此时这个已经被贴上了可怜的标签的外来人,也和一群弟弟们一起,一同走到了顾家人的身边,跟随着他们的脚步,对着大张的煎饼,留着眼馋的口水。
 
    越看越可怜了,怎么办?8
 
 
    这五个人齐刷刷的点着头,就如同最忠实的小尾巴一般的,这就跟在了顾家的后边。
 
    深知一家人的力量还是太过于单薄的顾家人,也没有再说什么,默许了这五个或许无赖,但是也算是知根知底的兄弟们的跟随。